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罗山县集体铅中毒频发疑点多

发布时间:2019-10-09 15:19:33

罗山县集体铅中毒频发疑点多

SMM讯:由于信阳市云龙电源有限公司两名职工铅中毒死亡,饱受污染之苦的邻近村民纷纷自发到医疗部门进行检查,结果已证实有上百名村民患上了铅中毒,仅田堰村铅中毒村民就达53人。愤怒的村民多方反映无果,只得采取堵路的方式逼停污染,双方矛盾一触即发。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严重的群体性事件,却被当地政府部门采取了瞒报方式逃避追责,甚至在采访时,他们还不惜以种种理由为污染企业开脱。

受害村民逼停污染企业

2014年11月18日上午,信阳市云龙电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龙公司)进出道路被土堆完全阻断,远处工厂不见生产迹象,只有一两个保安在来回走动。

堵路现场,初冬的寒气逼人,几位村民模样的人在露天烤火,周围是几个竹竿撑起的横幅,白底黑字写着黑心电瓶厂毒害后代人感谢当地政府用铅害死当地人等声讨性的文字。

据现场村民反映,云龙公司污染毒害当地已经七八年了。由于污染严重,村里好多人都患了病,大多是铅中毒,不仅大人患病,甚至连吃奶的孩子也难逃厄运。

得知前来采访,村民纷纷聚拢上来,争先恐后地拿出了由医疗部门出具的检验结果报告单。这些报告单分别来自罗山县、信阳市、省会郑州市等多个医院,无一例外地证实这些人铅中毒,受害者年龄最大的周继贵已经69岁,而年龄最小的孙俊杰刚刚9个月。

一位张姓女子向出具了由信阳市中心医院出具的检验结果报告单。在这份报告单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她体内的铅元素含量达到604.4微克/L.按照国际血铅诊断标准,正常血铅水平:微克/升(L)。微克/L为铅中毒;微克/L为轻度中毒;250--449微克/为中度中毒;等于或高于450微克/L为重度中毒。

在场的多名群众向我们拿出了医院的检测报告单中,均不同程度地显示着铅超标。据他们讲,症状大多症状为头晕、全身无力、肌肉关节酸痛、不能进食、便秘或腹泻等。

污染企业何以存活十年

田堰村是大别山下一座美丽的小山村,位于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楠杆镇境内,淮河上游的浉河环绕村庄,312国道村头穿过,造就一个山清水秀的村庄。

然而自2006年云龙公司在田堰村西落户以来,周边村民再也没有往日的安宁。

村民告诉,云龙公司生产的原料以盐酸、硫酸和铅为主,由于仓促上马先天不足,一天到晚污水横流,刺鼻的气味四处弥漫。无法忍受的村民多次向相关部门投诉,结果却不了了之。

2013年12月31日,云龙公司职工黄继成非正常死亡,后经证实为铅中毒,厂方却对外宣称工厂聚餐,饮酒过量死亡,向其家属赔偿48万元。死者黄某弟弟称:双方签订的协议书中要求死者家属不得散布有损公司形象的任何言论,否则甲方有权要求乙方退回甲方所支付一切款项。

2014年11月1日晚8时许,云龙公司再次发生职工郭某意外死亡,引发云龙公司员工集体罢工:十几辆电瓶车、三轮车堵住了出口,门前还堆积着一堆土,云龙公司办公楼前的赫然摆放花圈、条幅。据死者姐姐郭女士告诉,弟弟生前曾经多次出现头疼、呕吐、惊厥、昏迷等症状。

云龙公司是浙江一家蓄电池厂在信阳投资的集极板生产、电池组装为一体的专业生产厂家,投资1.2亿元人民币,于2006年动工建设,占地100亩,建筑面积32000平方米,现有8个生产车间,60条极板生产线,以生产田源牌环保蓄电池、极板为主导产品的专业制造公司。据群众反映,云龙公司属于罗山县政府某领导招商引资项目。

调查中发现,云龙公司原名信阳市田源环保电源有限,环评时间为2006年11月20日,环评单位为信阳市环保局。然而,该公司又擅自征用110亩林地上马的二期项目,至今尚未进行环评。

在该厂四周,被村民挖出五六处塑料暗管,埋藏深达一米左右,有单管,也有双管,还有两条水泥槽成直通附近的浉河。村民告诉,该厂打着取水的幌子,向浉河偷排有毒废水,而浉河的下游就是淮河。在村民的记忆里,几年以前的浉河还是波光粼粼、清澈见底,河道里鱼虾丰美、水产富饶,如今,别说鱼虾了,连个鹅鸭都不能下河,否则就会中毒死死亡。

云龙公司四周,紧靠围墙一棵棵碗口粗的板栗树已经枯死,地面一层石灰状板结物。虽然工厂暂时停产,但从围墙下面仍然有污水缓慢流出。

田堰村一位养猪专业户告诉,他家养的猪生长速度缓慢,年年赔钱,当他得知是因为该工厂排放的有毒废水时,就找到上级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可上面一直都没有人来管这个事情。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倒是该厂的老板派人找上门来,威胁他说:不要再闹了,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谁是污染企业的保护伞

企业没有进行二次环评为何能够开工上马?擅自征用土地为何没有得到制止?铅中毒事件为何隐瞒不报?

带着种种疑问,首先来到了罗山县环保局,接待的夏副局长解释说,云龙公司持有合法的环评手续,涉及铅中毒的村民共有100多人,大多为云龙公司职工和家属,其他人员只有两名,不存在大面积铅中毒的情况。然而,对于云龙公司二期项目为何没有环评就能上马生产的情况,他们却给不出合理的解释。在夏副局长提供的由信阳市环境监测站出具的分析结果报告单上,云龙公司厂外两户村民家的地下水,均检出了铅的成分。

在罗山县卫生局,被告知相关人员不在,让留下联系方式。然而,直到发稿前,也未接到该局任何回复。在该局向村民反馈的《杆楠镇田堰村附近居民血铅检测汇总》材料中,显示共计超标总人数为140人,其中儿童44人,成人96人。然而,如此庞大的群体性铅中毒事件为何遭到瞒报,是否视老百姓的生命健康为儿戏,至今仍然是个谜。

为了解云龙公司违法占地一事,又来到罗山县国土局,该局相关人员查看云龙公司营业执照上住所地为罗山县产业集聚区,就让去集聚区管委会采访。然而,本应正常上班时间的罗山县集聚区管委会,却大门紧锁不见人影。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云龙公司距至集聚区十多公里,根本不是集聚区管辖范围。

采访中,发现,由于怀疑地下水已经污染,当地不少农户不得不花钱买桶装纯净水吃。即使如此,他们仍然忧心忡忡:这里的水原本比自来水还干净,现在却已经检出铅了,饮用三两年可能没事,谁能保证我们十年八年后不会铅中毒?

突发事件信息报告与应急处置涉及点多、面广、影响大,迟报、漏报、瞒报和谎报,随时都会造成矛盾激化,引发意想不到恶果。然而,由于个别地方领导官僚主义严重,习惯于瞒事故、捂盖子,引发了不少公共危机与群体性事件,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

对此,将继续予以追踪报道。

河北中医肝病医院在线咨询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专家讲座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挂专家号多少钱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