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信仰神国 第二百二十七章 志愿者

发布时间:2019-09-24 18:12:28

信仰神国 第二百二十七章 志愿者

身处于物质宇宙之中,亚帝斯的存在被这个宇宙的力量紧紧压制着,不能动弹。

但这却并不代表着失去任何力量。只要他想,哪怕顶着这宇宙法则的力量,短暂发挥实力,一击之下将这颗星辰毁掉都是毫无问题。

只不过,那样做对于亚帝斯而言并没有什么好处,而且将迎来这个宇宙力量的反噬,虽然不太可能直接将一位永恒者干掉,但将亚帝斯驱逐出去,将他列为不受欢迎名单却是极有可能。

对于亚帝斯而言,这就是一种极大的损失。

此时,在亚帝斯的感应下,在他本体所化的大山之下,密密麻麻的人在下方,正准备进入山中。

若只是寻常的游客与探险者也就罢了,但下方那一群人的打扮明显极不正常,不像是游客与探险家,反倒像一个个受过专业训练的职业士兵。

而且数量方面也极为不对劲,你见过将近万明显受过训练的人同一时间探险的么,更别说里面的人种成分复杂,虽然绝大多数是这个国家正常的黄皮,却还夹杂着许许多多白皮黑皮。

这种情况,不要说是亚帝斯,连正常人都看得出来不对劲。

···

在山下,杨岚看着远处的雄伟辽阔,带着某种独特神威的古老高山,微微叹息一声。

他是来自于国内的志愿者,因为某些原因,自愿成为了这里众人的一员。

“杨大哥,你说,我们能够活着进入山中吗?”他的身旁响起了一阵低语。

一个脸上被毁容,看上去肿了一片,极为恐怖的女孩子看着他,似是在询问。

他的身材十分良好,看上去因为经常锻炼的缘故,身材十分火爆,如果不是因为脸上那一片一片仿佛曾经被烧过一般的痕迹,肯定极为受男性欢迎。

杨岚回身看着她,心中的叹息越发重了,想要出言安慰,却到底忍住了。

“我也不说什么虚话。”他看着对方那明亮的眼睛。“我在这里,算是老资格的人了。据我所接触的资料,在过去,在进去的十个人之中,有九个人会倒在半路上,找不到进去的路。而进去的人也未必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有极大可能会死在里面,比之前还要危险。”

对方眼眸的光亮一下子暗淡了许多。

看着这样,杨岚心中有些不忍,于是安慰道:“虽然如此艰难,但是收获也是巨大的。”

“只要活着从里面出来,多多少少都能有收获。哪怕得不到神山泄露的力量,只要能够从神山内部得到一两样东西,同样可以让你衣食无忧,从此成为富翁,一辈子安稳的生活。”

“安稳?呵呵,天真。”一个阴冷,带着极其强烈恨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一个健壮,穿着一身军大衣的男人走了过来,一脸不屑与愤恨的看着杨岚:“在这个世界,普通人哪里有什么安稳可言。”

他将手臂上的袖子直接拉起,露出了他那一条畸形可恐的粗壮手臂。

那条手臂十分粗壮,上面赤红一片,有一块一块的凸起,还有一个个被不知名生物啃食过的痕迹残留,将一条原本完好的手臂硬生生变成了另一个畸形的模样,显得有些恐怖。

“看见我这条手臂了么?”

他冷声道:“我承认我常天雄不是什么好东西,曾经仗着自己一身功夫,欺负过不少人。但哪怕如此,我这辈子却从来没做过杀人犯法的事情,抢劫偷东西什么的更是从没做过。”

“但是,仅仅是一次我去机场接待朋友,因为气盛惹到了一个所谓的吸血鬼,他就要招出一群蝙蝠将我硬生生啃死?甚至杀掉我的全家老小,一个都不放过?”

似乎是想要了什么,他的脸色扭曲,咬牙切齿:“我的父母一生为善,结果被一群野兽活生生咬死,死后尸体都不见,只有一地碎骨头!我的妹妹不过上小学,结果先是被那该死的吸血鬼吸干血,只剩下一张人皮!”

“这就是所谓的安稳?去他么的安稳!活该我全家该死?”

他的眼睛睁大,露出无比的仇恨,看着身前的杨岚:“你不是也是一样,说什么成为富翁,再富能有你这堂堂杨氏企业的太子富么?最后怎么样,还不是人在家中坐,结果被一群发狂的狼人找上门,堂堂身价百亿的杨氏家族,死的只剩你这一个独苗!”

“够了!”杨岚大口喘气,原本的温和笑颜再维持不住,眼中露出无比的杀意:“不要再说了!”

空气似乎一时凝滞了,他双眼赤红的看着前面站着的常天雄,眼中情绪复杂

信仰神国  第二百二十七章 志愿者

,夹杂着愤怒,悲伤与无比的仇恨。

看见他这样,在他身旁,被毁容的少女叹息。

表面似乎看开的人未必就真的不在乎,杨岚就是如此,表面上看,他与常人没有任何两样,似乎忘却了悲伤与仇恨,但实际上却只是埋藏在心中,时刻准备着爆发。

事实上,若不是承受着这样的痛苦,有着这么剧烈的仇恨,他也不可能被国家找上,更不可能成为一名志愿者,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来博取一个渺茫的机会。

能够站在这里的人,不论是黄皮还是白皮黑皮,都必定是承受着最为剧烈的痛苦与仇恨,才会选择来到这里。

她看着周围无数脸上带着仇恨与决然的人,心中发出一股叹息。

前方,常天雄看着杨岚的样子,似乎有些不屑:“哼,在这里我不与你计较,但是我警告你,不要碍着我的路。”

他不再回头,径直走开,走到了另一个队伍之中。

远处,杨岚努力平复下心中不断起伏的情绪,对着身旁的毁容女孩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叶兰,抱歉了。”

毁容女孩摇了摇头,走到他的旁边,垂了垂他的背。

“我们继续走吧,我们等了这么久,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一次的了。”她看着前方渐渐聚集起来的人说道。

杨岚点点头,表示同意。

在前方,极为靠近神山的地方,有一些穿着军装的教官在前方聚集起各自的人,正在做最后的准备。

广安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南昌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延安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路线查询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的权威专家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