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符道巅峰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束手就擒

发布时间:2019-09-25 23:49:28

符道巅峰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束手就擒

天幽魔煞,其实是一种极端诡异的震慑武学。请大家看最全!

一旦施展这种武学,对手便会被那可怕而凶戾的气息震慑,出现霎那失神,即使是绝灭境也不例外。

正是凭此武学,石飞羽才能一拳将魔冰荷震退。

但有时候,苦苦追寻的真相,未必就会令人开心。

就像现在,真凶浮出水面,魔青早已心神奔溃,泪满双眼。

杀死她爹的凶手,居然是自己哥哥,和之前最信任的一位魔使。

这种结果让魔青又如何能够接受。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做?”

突然,一声近乎哭喊般的嘶吼声,从魔青口中传来,也让将要混乱的局面为之一静。

随着那嘶吼声出现,众人也都纷纷回过神来,目光不善的盯着魔冰荷、魔怙二人。

感受到众多愤怒目光,魔怙不由咬牙切齿道:“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小贱人?”

这番话,则让许多围观者都眉头紧锁,不知他杀死自己亲生父亲,和魔青有何关系。

而魔怙见自己被揭穿,索性也就破罐破摔,道:“若不是爹爹处处袒护与你,还想要将魔使之位传给你,我又何至于此?”

听到魔怙所言,众人脸上不由露出恍然,原来一切都是因魔使之位。

在魔怙看来,杀死自己老爹之后,魔使之位必然由自己世袭。

只是他并未料到,真相会这么快就被追查出来。

但石飞羽还有一个疑惑,那就是魔冰荷为什么会去帮他?

不过想起那半块玉佩,石飞羽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猜测,不由怒笑道:“冰河使者,你们也该相认了吧?”

突然听到这些话,围观的数千人,顿时爆发出阵阵哗然。

在那哗然四起之下,许多看向魔冰荷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惊诧。

“你……你胡说什么?”

面对众多诧异目光,即使被揭穿了凶手面纱¢,依旧镇定自若的魔冰荷,眼神突然变得慌乱起来。

而她这种慌乱,更让石飞羽确信自己猜的没错。

若非母子,先前魔怙突然暴露,魔冰荷大可以立即离开,又何至将他这个累赘带在身边。

再加上魔朗使者死后,身上只找到了半块玉佩。

这半块玉佩魔青以前从未见见过,那就极有可能是某种象征,或者定情之物,必然还有另一半在魔冰荷手里。

先前石飞羽也只是随口胡说,没想到居然真的另有隐情。

而且石飞羽敢确定,她们母子私下里早已相认,只是魔朗父女依旧蒙在鼓里。

这也就不难理解魔冰荷为什么会和魔怙联手,去杀掉魔朗使者。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那不争气的私生血脉。

“娘,事到如今,咱们也无需继续隐瞒,大不了离开这里,远走他乡。”

众多惊诧的目光下,魔怙突然咬牙低喝道。

低喝的同时,魔怙看向石飞羽的目光,更是充满愤怒。

在他想来,自己处心积虑准备的一切,都毁在了这个人手里,心中怎能不恨?

石飞羽并不在乎他那仇恨的目光,而是冷笑道:“走?我倒要看看你们今天能走哪里去?”

要知道,今日前来参加的,可还有几位魔使。

这几位魔使的修为,与魔冰荷在伯仲之间,如果真让她们母子逃走,又怎配继续坐在魔使的位置上?

至于魔怙,则被他自动忽略。

以前的魔怙都不是对手,现在石飞羽修为大增,又怎会将其放在眼里。

“我们若是想走,就凭你找来的这些人,恐怕还不够留下。”

但魔冰荷既然敢来参加,又怎会没有准备。

迎着众多疑惑目光,只见其冷冷一哼,玉手陡然向上抛出一物。

这件东西离手之后,立即呼啸着没入云霄,旋即在那云海之中炸裂开来。

随着此物炸裂,一朵巨大的冰莲虚影,也出现在云海下。

尚未等众人回过神来,青阳部外,已然杀声震天。

任由早已埋伏在外的那些人厮杀,魔冰荷双目带着一丝阴冷紧盯石飞羽,突然问道:“我一直很好奇,你是怎么找到证据的。”

那天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将魔朗使者约出去。

魔冰荷自问,自己动手时,做的天衣无缝,甚至连自己擅长的几种武学都未敢使用。

在她看来,就算有人要查,也绝不会查到她们母子身上。

要知道,魔冰荷这些年与魔朗使者的关系,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而她每隔一段时间,也都会出现在青阳部。

名义上是来探望魔朗使者,实则是要看看自己孩子。

但让魔冰荷奇怪的是石飞羽十天前突然去找自己,正是这件事情开始让她心神惶惶不安。

直到今天,魔怙冒然出手,打伤那妖人,并暴露身份,魔冰荷都坚信石飞羽早已在怀疑自己。

其实这只不过是做贼心虚,十天前的石飞羽根本不知道她是凶手。

之所以去找她,目的也很单纯

符道巅峰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束手就擒

,就是想要等到真凶出现后,魔冰荷能出手协助。

可让石飞羽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这个真凶,居然就是自己想要请来帮忙之人。

面对莫清河的询问,他心里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气,暗道还好自己当初假借魔天名义,没有直言,否则今天整个计划都会以失败告终。

“问得好,这件事情老夫也想知道。”

正当魔冰荷暗暗咬牙,期待着他的回答时,半空突然传来一声怒笑。

怒笑声尚未落下,众人就已感觉到一股极端强大的气息降临。

待他们抬头一看,上方空间竟悄然旋转,缓缓打开了一条通道。

而从空间通道中走出的人,更让几位魔使脸色剧变,猛的单膝跪地道:“属下见过魔天大人。”

没有理会几位魔使的行礼,魔天踏空而落,站在平台上冷冷的盯着魔冰荷,怒道:“魔朗平时对你怎样,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居然做出如此泯灭人性之事,你可对得起他?”

魔冰荷可以无惧几位魔使,但是面对魔天,依旧不敢造次。

老魔头的凶威,她可是清清楚楚

符道巅峰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束手就擒

,自知绝对无法逃离,便突然跟着跪了下来:“魔天大人,只怪属下糊涂,但这件事情是我一手策划,与魔怙没有任何关系,还请您饶他一命。”

“饶他一命,像他这种连自己亲生父亲都能痛下毒手的人,留着又有何用?”

但魔天显然已经震怒,又怎会答应她的请求。

说话间,老魔头陡然厉喝道:“来人,将这对弑夫杀父的孽障废去修为,待老夫亲自审问。”

几名魔使早已等候多时,见魔天下令,立即上前将她们母子抓了起来,并废其修为。

在老魔头面前,身为绝灭境魔使,魔冰荷甚至没有丝毫胆敢反抗的念头。

待母子二人修为被尽数废去,脸色已变得极端难看。

魔天却懒得理会她们,命人将其押下去后,立即转身看着石飞羽,笑道:“真不愧是老夫的传人,这件事情能查明真凶,应该吃了不少苦吧?”

说着,也不等石飞羽开口,魔天便追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那对母子就是凶手的?”

面临询问,石飞羽也只能实话实说,并且将方才被魔怙震飞的妖人带了过来。

当这位妖人摘下脸上面具一看,赫然是之前神神秘秘离开的申伯翁。

看着那所谓的妖人,几位魔使脸上顿时露出惊愕表情。

等明白过来,他们又相继摇头苦笑。

其实事情要从抓到那几位妖人说起。

石飞羽得知线索有限,黑龙峰又图谋甚大,便决定尽快查出真凶,好去做其他事情。

当天夜里,他先是去找魔迦等人,命他们一边派人前去给老魔头送信,一边散布消息,说是自己已经掌握了重要线索,将在十天后宣布结果。

外人并不知道,石飞羽这些日子一直躲在阵内修炼,从未外出。

等到了日子,他才让申大师先行离开,去找魔迦,并依照约定假扮妖人,来引蛇出洞。

以申大师的阅历,只要那些魔使脸上稍有异常,就会被其察觉。

而石飞羽为了让真凶方便动手,更是谎称妖人双目已毁,故意让申大师与其近距离接触。

在那步步施压下,相信只要申大师稍有迟疑,凶手自己就会露出马脚。

但他真的没有料到,凶手居然是魔冰荷与魔怙这两位最不可能的人。

等到听完整个计划后,连魔天都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魔冰荷母子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石飞羽突然出现,并且用这种方法让她们暴露。

而其他几位魔使听闻经过,心里全都是深深吸了口气,为魔冰荷暴露感到不值的同时,也为石飞羽的心智震惊。

几位魔使自问,若凶手真的是自己,恐怕当时也很难镇定自若,躲过此劫。

“不愧是魔天大人的高徒,属下佩服。”

待回过神来,先前面有不愉的几位魔使,立即笑着吹捧起来。

不过这种吹捧,更多的是做给魔天去看。

老魔头对此倒也没觉得什么,石飞羽能找出杀害魔朗使者的真凶,让他脸上也是有光。

面临几位魔使道贺,魔天不由哈哈大笑,欣然接受。

可是在他狂笑时,石飞羽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件事。

真凶虽然已经找到,但结果有些出人预料。

这里若说最不能接受的,恐怕也只有魔青。

想起魔青,他的目光便立即向自己身后扫去。

待转身一看,魔青不知何时早已离开,与之一同离开的,还有东门凝珠。

既然东门凝珠也一并消失,自然是担心魔青无法接受,前去宽慰。

这一点倒也无需自己多虑。

等老魔头狂笑停止后,石飞羽才开口说道:“有件事我想请您答应。”

“什么?”

满怀欣慰的魔天,见他有事相求,不由笑着问道。

而石飞羽接下来说出的话,却让老魔头脸色骤沉……

绥化治性病好的医院
上海好的性病医院
上海好的治性病医院
上海哪家性病医院好
上海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