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儿子被砍身亡父母为挣停尸费凶案现场忍痛摆

发布时间:2019-12-05 20:44:59

儿子被砍身亡 父母为挣停尸费凶案现场忍痛摆摊

昨日,周之贵在大坪医院治疗眼睛,他里还保留着儿子的照片。本报 杨新宇 摄

因为儿子的尸体还保存在殡仪馆,每天都要交240元的冷冻费,江津53岁的周之贵一家,在别人面对房贷、车贷、卡贷等经济压力时,背负着的却是一笔让人诧异的尸体冷冻费。

儿子遭横祸

两口子决定冷冻尸体

昨日,在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眼科病房内,等待手术的周之贵,用右眼仅存的微弱视力,努力看着上儿子周津宇的照片。“儿子乖得很,从不和人打架,生人面前话都不敢多说,这么老实的娃儿却被人杀了。”周之贵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六妹周之英赶紧上前劝他,“不能再哭了,眼睛要哭坏。”

今年6月4日上午十点,周之贵和儿子周津宇被一名素不相识的骑摩托车的男子用刀袭击。周之贵头部和手部被砍伤,伤及眼球,左眼视力受损。儿子周津宇倒在血泊中,再也没有醒来。

周之贵中年丧子,成天抹泪,没有受伤的右眼视力急速下降,很快就看不清东西了。但周之贵却做了一个常人不理解的决定,将爱子的尸体冷冻起来,等到凶手被严惩的那天再火化。“殡仪馆每天的费用是240元,我们倾家荡产也要出,给儿子一个交代。”周之贵说。

为挣存尸费

凶案现场忍痛做生意

现在,每天早上一睁眼,周之贵就开始算怎么才能挣到240元。“要缴纳这笔费用,就必须把关了的鱼档又开起来,儿子就在店门口倒下的,我们看着那个地方,心痛啊,但为了挣钱,必须要做生意。”

案发后,贵州警方抓住了凶手,目前正对案情作进一步调查。周之贵夫妇的亲朋好友无一不劝两人早些将周津宇的遗体火化,减轻一些经济负担。“凶手一天没得到应有的惩罚,我们就挣钱交一天冷冻费,砸锅卖铁也要交下去。”

周之贵节约了一切可以省下来的开支,饭菜饱肚足矣,衣服不再添置新的。就连到医院做手术,他都没有为自己准备一点营养品,病床床头只有一杯清水和几个苹果。

“我妻子一个人回安顺挣钱交冷冻费,我先回重庆治眼睛,等儿子的事妥善解决了,我们一起回江津,再也不回安顺那个让人伤心的地方了。”周之贵表示。

曾安家江津

为儿子又返贵州挣钱

周之贵的六妹周之英说,周之贵在老家江津石蟆镇小有名气,30多年前,他是重庆第一批闯荡贵州的小商人,成为遵义当地数一数二的干货批发商。但1998年,周之贵夫妻放弃了红火的干货店,回江津过起了小日子,全心照顾孩子上学。“我们夫妇俩没什么文化,唯一的希望就是教育子女成才。”

随着儿子周津宇渐渐长大,两人在贵州攒下的身家所剩无几了。2005年,夫妇俩又赴贵州,从头开始做起了鲜鱼生意,这一次他们选择了安顺。再次创业虽然艰难,但靠着吃苦耐劳,夫妇俩的生意逐渐有了起色。2009年,周津宇因高考成绩不理想,也来到安顺帮父母一起做生意。

凶手已落

但行凶目的至今未知

儿子的到来,让周之贵夫妻俩很高兴,一家人分工明确,周之贵和儿子负责开车接送鱼类,周之贵的妻子则负责收钱、算账。这样的幸福生活一直持续到今年6月4日。

“娃儿才21岁,可惜呀!如果没有发生凶杀案,一家人多幸福。”周津宇莫名被素不相识的人砍死,家人悲痛欲绝,一心想讨个说法。

让周之贵最想不通的是,儿子死了,自己也受了重伤,现在凶手虽然抓到了,却至今无人向他们一家致歉,甚至不知素不相识的凶手为何要残忍地出手置人于死地。“这些问题,如果儿子问我们,我们回答不了,对不起他。”周之贵说,他只能多干活、吃差点、穿旧点,等到真相大白凶手被严惩的那一天,把这些答案都说给儿子听,一定要给儿子一个交代。

手机评测
西甲
CBA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